公共知识分子

  • 分享:舊時貓巷
  • 时间:2017-09-14
  • 思想汇报

    闹书荒怎么办?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定期书单推送。

    公共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

    本条目存在如下问题,请协助改善本条目或在讨论页针对议题发表看法。中立性有争议。内容、语调可能带有明显的个人观点或地方色彩。自2009年7月起标示本模板。

    准确性有争议。自2012年2月起标示本模板。

    本文介绍的是《南方人物周刊》首推的一个概念,特指具有某些学术或专业背景、被认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华人知识分子。关于一般意义上从事思想、学术或社会批判的学者,请参看“知识分子”。

    公共知识分子,是中国大陆周刊《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时推出的一个概念,不同于西方社会的“Public Intellectual”。

    “政右经左工作室”自2005年起每年推举当年度富有影响的“‘政右经左’版公共知识分子”,此活动声称其标准为:“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近年来,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香港,均有许多知识分子以个人影响力,通过各种新旧媒体,对社会公众事件以及制度,发表各类观点和提议,他们的意见对舆论起到了一定影响。如:

    大陆学者:易中天、陈丹青、韩寒、茅于轼、艾未未、贺卫方等;

    香港学者:梁文道、潘小涛等。

    有的人士虽被选入名单,但并不接受该称号,如方舟子等。

    目录

    [隐藏]

    1 南方人物周刊50人名单

    2 政右经左版年度百人名单2.1 2005年

    2.2 2006年

    2.3 2007年

    2.4 2008年

    2.5 2009年

    2.6 2010年

    2.7 2011年

    2.8 2012年

    3 评价

    4 参考文献

    5 外部链接5.1 媒体报道

    5.2 相关评论

    南方人物周刊50人名单[编辑]

    经济学家:茅于轼、吴敬琏、温铁军、张五常、郎咸平、汪丁丁

    法学家、律师:张思之、江平、贺卫方

    历史学家:袁伟时、朱学勤、秦晖、吴思、许纪霖、丁东、谢泳

    哲学史家:杜维明、徐友渔

    政治学家:刘军宁

    社会学家:李银河、郑也夫、杨东平

    作家、艺术家:邵燕祥、北岛、李敖、龙应台、王朔、林达夫妇、廖冰兄、陈丹青、崔健、罗大佑、侯孝贤

    科学家:邹承鲁

    公众人物:华新民、王选、高耀洁、阮仪三、梁从诫、方舟子、袁岳

    传媒人:金庸、戴煌、卢跃刚、胡舒立

    专栏作家、时评家:林行止、杨锦麟、鄢烈山、薛涌、王怡

    另有六位已故人士:殷海光、顾准、王若水、王小波、杨小凯、黄万里。

    政右经左版年度百人名单[编辑]

    2005年[编辑]

    艾晓明北岛陈丹青陈永苗崔健崔卫平崔之元杜维明范亚峰甘阳高行健贺卫方胡舒立季卫东蒋庆康晓光郎咸平李敖李昌平李银河梁从诫林毓生刘军宁刘小枫茅于轼钱理群钱永祥秦晖石勇孙立平汪晖汪丁丁王怡王力雄王思睿王小东温铁军吴敬琏吴思谢泳徐贲徐友渔许纪霖许志永鄢烈山余英时张卫星张祖桦朱学勤毕淑敏陈璧生陈奎德陈明陈映真程晓农程映虹戴晴杜光樊百华樊纲冯崇义傅国涌高全喜汉心何怀宏何清涟胡平江平金观涛旷新年李志宁林行止刘自立龙应台卢跃刚摩罗秋风任剑涛史铁生滕彪王开岭王朔吴国光吴稼祥萧功秦萧瀚笑蜀熊培云杨帆于建嵘于仲达余杰余华余世存袁伟时张五常赵启强郑也夫仲维光周国平

    2006年[编辑]

    柏扬曹思源陈鼓应陈平原陈彦陈志武丛日云党治国邓晓芒邓正来丁东丁学良董桥范曾冯骥才傅正明高尔泰高一飞葛红兵巩胜利顾肃韩德强何光沪何家栋何清涟贺卫方胡鞍钢胡星斗黄翔黄钟江宜桦康正果郎咸平雷颐黎鸣李大同李欧梵李远哲廖晓义林达林牧林贤治刘洪波刘擎刘小枫刘再复龙应台毛寿龙彭志恒浦志强綦彦臣钱乘旦钱颖一秦耕秦晖邱立本任不寐任东来沙叶新沈志华盛洪孙立平唐德刚陶东风田奇庄童大焕王从圣王克勤王蒙王绍光王晓华王焱王友琴王元化吴冠军肖雪慧谢选骏徐友渔阎连科杨东平杨炼杨玉圣杨支柱姚国华易大旗俞可平俞梅荪余英时袁伟时昝爱宗章立凡张千帆张思之张星水章诒和郑义郑永年朱大可资中筠左大培

    2007年[编辑]

    艾晓明安希孟包遵信残雪曹长青查建英陈晓律崔卫平戴煌单少杰单世联党国英狄马丁抒丁一一多多范亚峰傅国涌高华高耀洁国亚哈金洪朝辉胡发云周瑞金季卫东姜戎金恒炜金耀基李柏光李凡李劼李零李泽厚李志宁梁燕城梁治平林毓生刘军宁刘松萝刘苏里刘自立卢雪松卢周来罗中立马建马立诚茅于轼摩罗莫少平牟传珩潘知常丘成桐秋风邵建邵燕祥石元康宋永毅孙隆基王康王思睿王学泰王怡韦政通吴稼祥吴敏吴思晓剑谢韬谢有顺信力建熊培云徐贲许纪霖许倬云薛涌杨继绳杨奎松杨显惠杨锦麟姚洋余世存余习广袁剑袁鹰张博树张灏张鸣张耀杰章诒和赵鼎新仲大军周冰心周策纵周瑞金朱华祥朱凌朱维铮朱学勤朱正

    2008年[编辑]

    艾未未柏杨北岛曹思源长平陈丹青陈奉孝陈桂棣陈家琪陈奎德陈小雅陈彦陈志武程益中程映虹戴晴丁学良杜导正杜光冯崇义甘阳郭国汀韩寒汉心郝劲松何清涟贺卫方胡杰胡舒立胡星斗贾樟柯简光洲郎咸平李大同李和平李欧梵李炜光李银河连岳廖亦武林达林贤治凌沧洲刘晓波刘再复龙应台毛寿龙莫之许南方朔彭志恒浦志强钱理群钱永祥秦晖丘岳首邱立本冉云飞沙叶新沈志华孙立平唐德刚滕彪童大焕王从圣王建勋王力雄王元化巫宁坤吴冠中吴国光吴敬琏吴祚来夏志清萧雪慧笑蜀谢泳徐友渔许志永杨国枢杨恒均姚监复易富贤于浩成于建嵘余杰余光中余英时袁伟时远志明张博树张成觉张思之张祖桦章立凡郑也夫郑永年周其仁朱大可资中筠邹恒甫

    2009年[编辑]

    艾未未艾晓明北村北明贝岭卜大中柴静陈子明程晓农崔卫平丁抒杜维明范亚峰傅国涌高名潞高希均高瑜顾肃郭罗基哈金胡平季卫东江平江艺平蒋彦永雷颐李昌平李凡李方平李劼李劲松李筱峰梁文道林希翎林毓生刘道玉刘军宁流沙河刘晓原龙应台卢跃刚马建马立诚茅于轼孟浪茉莉莫少平裴敏欣丘成桐秋风任剑涛邵建孙文广唐德刚万延海汪丁丁王光泽王俊秀王人博王绍光王天成王焱王怡吴稼祥吴青吴思夏业良萧功秦萧瀚谢国忠谢韬谢选骏信力建熊培云徐贲徐唯辛徐晓徐友渔许纪霖许良英许小年许知远许倬云杨东平杨继绳杨炼杨鹏杨支柱俞可平余世存展江张大军张鸣张千帆周舵周勍周瑞金周泽朱立熙朱学勤

    2010年[编辑]

    艾未未艾晓明蔡定剑长平陈丹青陈宜中陈志武陈子明崔卫平戴晴丁东杜光高行健高耀洁郭建梅郭于华韩寒何清涟贺卫方胡舒立胡星斗黄亚生焦国标金观涛金雁黎鸣李炜光李柱铭栗宪庭梁从诫梁文道梁晓燕林达刘苏里刘晓原刘瑜刘自立牟传珩南方朔浦志强钱钢秦晖秦晓冉云飞沙叶新盛洪时寒冰宋永毅苏绍智苏晓康孙立平滕彪铁流王康王克勤王全杰王容芬王维洛王锡锌王小鲁王友琴韦森温铁军吴念真吴国光吴敬琏吴祚来夏霖夏明夏业良萧瀚笑蜀谢朝平谢盛友谢韬辛子陵信力建徐友渔许小年许志永薛涌严家祺严正学阎连科杨恒均杨奎松杨照野夫于建嵘余杰余英时袁伟时翟明磊张博树张大春章立凡郑永年仲维光周有光朱大可

    2011年[编辑]

    艾未未鲍鹏山曹思源长平陈丹青陈芳明陈奎德陈有西陈志武程晓农程益中程映虹丛日云崔永元邓飞杜导正范泓傅国涌高尔泰高华郭于华哈金何兵何光沪贺卫方胡绩伟胡平胡舒立季卫东江平康正果孔捷生郎咸平雷颐李昌平李承鹏李凡李零练乙铮梁文道廖亦武林贤治林毓生刘澎龙应台卢广卢跃刚闾丘露薇马建茉莉莫之许潘小涛裴敏欣彭晓芸钱永祥秦晖任剑涛沙叶新盛雪斯伟江陶杰王怡王汎森王克勤王力雄王朔吴稼祥吴思萧瀚萧强肖雪慧笑蜀熊培云徐贲许小年杨东平杨继绳杨宪宏野夫易中天于建嵘余华余世存俞可平展江张灏张鸣张千帆张思之张伟国张雪忠张耀杰章诒和郑义周瑞金周孝正周泽朱清时朱学勤资中筠

    2012年[编辑]

    艾未未曹思源陈一咨陈永发陈子明崔卫平戴煌戴晴丁学良董桥杜光方励之高全喜高氏兄弟高文谦高耀洁高瑜韩寒韩志国何方何清涟贺卫方胡绩伟胡星斗黄翔黄亚生江平姜维平金雁劳思光黎鸣李承鹏李劼李炜光李酉潭栗宪庭刘军宁刘绪贻刘瑜刘再复茅于轼慕容雪村南方朔浦志强钱理群秦晖秦晓秋风冉云飞孙立平孙文广滕彪童之伟汪丁丁王德威王天成王巍唯色吴敬琏夏业良笑蜀辛子陵信力建徐昕徐友渔许纪霖许小年许知远许志永许倬云杨帆杨锦麟杨奎松杨炼杨鹏杨天石杨照野夫叶启政应克复于建嵘余杰余英时俞可平袁腾飞袁伟时张博树张鸣张木生张千帆张铁志章立凡章文郑宇硕周舵周志兴朱大可朱嘉明朱清时朱云汉

    评价[编辑]

    公知群体针砭时弊,对社会净化、反腐倡廉等有一定积极作用。但其对政府和体制的盲目逆反,对符合自己意识形态的观点不加辨别的盲从,甚至故意捏造虚假信息攻击官方主流或持不同意见者的行为,也受到广泛诟病。

    根据《搜狐网》专题《是谁搞臭了“公知”》的观点认为,公知群体有以下特征:

    宣传“自由、民主、人权、体制、宪政、选票、普世价值”[1]

    贬低对手[1]

    表面为公民代言,私下里占体制的利益和便宜[1]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1]

    更换体制是解决问题的万能钥匙[1]

    2012年9月,《人民日报》评论指出:公共知识分子是“尤其是一些实名、知名、著名的微博‘大V’们,因其‘粉丝’众多,几句话就可能闹得沸沸扬扬。”、“他们的基本言论价值立场就是反对,唱反调,而不论是非曲直。基本价值结论最终都是政府‘失德、无信、作恶’,而不管事实真相如何,不分个别和一般。基本言论载体就是故意捏造、剪辑一些所谓的历史阴暗面、领袖人物丑闻,而不辨真假。如此貌似为公共、公众呐喊,实则煽动、鼓惑,惟恐天下不乱。”[2]

    参考文献[编辑]

    ^1.01.11.21.31.4是谁搞臭了“公知”?. 搜狐网. [2012年11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27日) (中文(中国大陆)?).

    ^“观点多元”也不应“胡言乱语”. 新华评论. 人民日报. 2012年09月28日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

    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政右经左版)

    媒体报道[编辑]

    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建构《天涯》 2004年05期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2004年)

    警惕“公共知识分子”思潮光明日报(2004年)

    公共知识分子不是公共厕所华尔街日报(2010年)

    “公知”已成骂人词汇南方都市报(2011年)

    你好,公知网易女人(2012年)

    全世界名人都是中国公知?腾讯网今日话题

    公知打架:维护尊严还是颜面扫地腾讯网 今日话题

    公知在中国的演变凤凰网文化频道

    2012端午策划:中国“公知”综合症凤凰网文化频道

    戳穿“公知”们的面目雅虎

    “公知”演绎荒唐剧东方今报

    是谁搞臭了“公知”?搜狐网

    公共知识分子三联生活周刊

    青年群体对公共知识分子的认知分析中青新闻网

    一名“公知”的微幸福南都周刊(2013年)

    担当、底线与且慢投降——“公共知识分子”的锵锵三人行华夏时报

    今日话题:公知和大V请善用你们的嘴CNTV民声频道

    还“公知”一个公道南都网

    知识分子与专业主义经济观察网

    中国需要怎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国际先驱导报

    宁财神《龙门镖局》影射的公知们网易娱乐

    公知的进化史与政治观大公网

    “公共知识分子”如何沦为今天的“公知”?南方人物周刊

    听听大V怎么说观察者网公知专题

    相关评论[编辑]

    何仁勇:从“赵美美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如何应对质疑新华网

    邢兆良: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公共知识分子和讯网

    张颐武:“公知”为何成了“不靠谱”代名词新京报

    彭晓芸:“公知”面临公信力危机环球时报

    王亚煌:“公知”死于无知中国经营网

    韩福东:“公知”因何倒掉华商报

    李北方:公知与伪士雅虎资讯

    周濂:当公共知识分子变成“公知”财新《新世纪》

    方舟子:嗜血的“公知”多维新闻

    方绍伟:人们为什么讨厌“公知”?共识网

    诸大建:真正的“公知”太少了环球时报

    万喆:公共知识分子需不媚上、不媚俗环球时报

    汪晖:媒体造出了大量公共知识分子财经网

    高晓松:平庸年代没有公知燕赵都市报

    韩寒:应该鼓励大家都成为公知新华网

    刘瑜对谈慕容雪村:“公知”如何被污名化凤凰网读书频道

    魏武挥:所谓污名化公知虎嗅网

    邝海炎:从知识社会学角度看“公知污名化”中国经营报

    刘仰:“公知”是公共的吗?观察者网

    曹宗国:苏东坡是“公知”学习的好榜样红网

    张建伟:大家齐来扮“公知”检察日报

    墨菲:当今中国大V公知的怪现象凤凰网论坛

    胡泳:“公知”是中国自由民主的障碍?21CN

    连岳:“公共知识分子”必然死亡腾讯网文化频道

    刘军:说错了不负责,是知识分子的特权?新京报

    廖伟棠:“公共知识分子”死了吗南都周刊

    成人小说就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baihuawen.cn/neirong/105_43152_0.html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