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镜的诱惑

  • 分享:壹場空夢
  • 时间:2017-07-01
  • 民间故事

    闹书荒怎么办?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定期书单推送。

    马家岙村发现古汉墓群,村民从电视里知道古墓里有金银玉器等宝物,挖到了能发财,便争先恐后到后山坡东挖一锹,西挖一锹,还真挖出些宝贝。为了制止这股疯狂的盗墓风,县公安局来村里抓过人,这股风才勉强压下去。这天,老村长再次挨家挨户交代:保护国家文物人人有责,发现文物,一律上交,决不能私自卖给文物贩子,那是犯法的……

    就在老村长向村民交代的同一天,马永林在后山刨地的时候,发现一个坍塌了的砖洞。他立刻用草盖上,不让人瞧见。深夜时分,他带上手电筒独个儿悄悄摸来,用铁锹在黄泥土里小心翼翼挖了个把时辰,也没挖出什么,正当他快泄气的时候,他手里的铁锹突然碰上一件东西,感觉同砖石不一样,用手电一照,发现是块蒲扇大小、椭圆形、金属样的东西。他一阵心跳,抖着双手,刨平墓洞,扛起铁锹,把东西抱在怀里,鬼似的在黑暗里溜回家。

    女人钟爱芬被开门声惊醒,下床拉开灯见马永林满身是泥,生气地问:“你呀,半夜三更的,干什么去了?”

    马永林笑嘻嘻把墓洞里挖出来的东西放下,叫钟爱芬打来水,把上面的泥土刷干净,发现这东西在灯光下泛着绿莹莹的颜色,正面刻着凤,反面刻着凰。马永林读到初中毕业,平时爱看中央台的鉴宝节目,积累了一点文物知识,认得这是一扇不同寻常的青铜古镜,心头一阵狂喜。当他托着青铜镜反复鉴赏的时候,又觉得青铜镜的分量不轻,双手沿着镜面一掰,竟然又掰出一扇青铜镜。他情不自禁地朝钟爱芬大喊:“爱芬,我们发大财了。”

    钟爱芬朝他泼冷水:“不要忘记,老村长白天怎么说的,还是上交政府。”

    马永林一努嘴不屑地说:“我才没那么傻。”

    钟爱分又担忧地说:“公安局来村里抓过人,我怕。”

    “这世上的事啊,不冒点险,哪能发到大财?”马永林找出块干净红布,把青铜镜包上,然后喜滋滋地说,“放心,这事我自有安排,你就等着穿金戴银吧!”

    当天晚上,马永林在柜底下挖个洞,把青铜镜藏进去,再盖块木板,木板上放几双鞋子,村里人都是这样放鞋的。

    那天以后,马永林经常注意有没有鬼鬼祟祟进村的陌生人。没多久,果然有个收破烂的中年男子肩膀背着只污渍渍的蛇皮袋,出现在他家小院子门口。中年男子喊:“收破烂!”一双眼睛贼溜溜朝马永林小院内转。马永林跑出来,看出中年男子不像收破烂的,故意说:“收破烂到别处去,我这里没有破烂。”

    中年男子朝马永林诡谲一笑,又朝四周警惕地看看。马永林的院子在村子西头,十分安静,也不见有什么人路过。中年男子发现马永林的眼光里有种渴望,直直腰,把肩上的蛇皮袋拎到手里,说:“朋友,你说得对,你这里没有破烂,可我猜得出,你家里有宝。”

    马永林心里一动,又故意冷冷地说:“小院人家,哪有什么宝?”

    中年男子又是诡谲一笑,脑袋一低,钻进了马永林的小院。马永林也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把院门关上。中年男子笑了,说:“朋友,我没说错吧,快把货拿来看看。”

    马永林再把院子门打开条缝,看看门外确实没有什么人路过,才把门关上,领中年男子进屋。当他去房间取出藏在柜底泥洞里的青铜镜时,钟爱芬说:“当心上当。”

    “我会上当?”马永林不屑说,“我是试试他眼力。”

    中年男子看着马永林捧出红布包,打开红布,出现一扇绿莹莹的青铜镜,眼睛都圆了。他伸手拿起青铜镜托在手里,正面反面瞧了又瞧,爱不释手。马永林冷笑一声,把青铜镜收回,说:“师傅,你走眼了。”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又拿过青铜镜,双手一掰,青铜镜一扇变成两扇,说:“朋友,干我们这一行的,什么货没见过?这叫双扇青铜镜,后人又叫它凤凰镜、鸳鸯镜,是古代官宦大户人家夫妻关系很好,请高匠制作,死后夫妇合葬,一般放在女人墓内,为的是在阴间仍做恩爱夫妻。这种铜镜出土稀少。朋友,恭喜你,发财啰!”

    马永林心里一惊,这双扇青铜镜果然是珍稀宝贝,便装成内行问:“师傅,你说得不错,多少人来看过,我都没有松口,因为他们不识货。你既然在行,估个价瞧瞧。”

    中年男子也不推辞,立刻伸出五根指头。马永林不知道是五千还是五万,努力镇静自己,笑着回答:“差远了。”

    中年男子换成一根指头。马永林才明白,是指一万。马永林笑笑摇头。中年男子咬咬牙,一下伸出五根指头说:“给五万,到顶了。”

    马永林揣着怦怦跳的心,喊:“一口价,十万!”

    谁知道,中年男子大声回应:“中!”然后从蛇皮袋倒出一大堆扎得跟砖似的百元钞票。马永林抖着手正要收钱,钟爱芬突然伸手拦住,朝中年男子说:“你这位大哥,你也太欺人了,我男人是试试你眼力的。”

    中年男子吃惊抬起头,才发现马永林背后站着个十分俊俏的女人,正用水盈盈的丹凤眼瞧着他。他吃力地张嘴问:“这位妹子,男人之间的事,你别掺和。”

    还没等马永林醒过神来,钟爱芬对中年男子说:“看这位大哥是道上的人,做生意讲的是诚信,别欺我男人世面见得不多。正如你刚才所说过的,这双扇青铜镜出土稀少。我也不狮嘴大开口,不给二十万,别再想摸一下。”

    中年男子眼睁睁看着女人把双扇青铜镜用红布包上。他怔了一会儿,眼睛又恋恋地瞧着体态优美的钟爱芬说:“中,看在这位妹子面上。不过这回我钱没带足,下回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钟爱芬媚笑说:“我们就等着你了。”

    中年男子离开后,马永林说:“爱芬,真有你的,一句话多了十万!”

    马永林一天天焦急地等着那个中年男子前来接货。五六天后,当他在后山自家地里心神不定侍弄庄稼的时候,上回那个中年男子又鬼鬼祟祟摸进马永林家。他一见到钟爱芬,东张西望问:“你男人呢?”钟爱芬回答:“在后山地里呢。”中年男子又问:“什么时候回家?”“早呐。”中年男子立刻笑嘻嘻地掏出只耀眼的钻石戒指,举到她面前,钟爱芬忸怩地推了一番,还是让他戴上了。钟爱芬说:“你钞票带来了没有?”

    中年男子色迷迷地说:“钱带了,不过,我货也要,人也要。你太漂亮了,穷山区过日子多委屈呀。我走南闯北女人见多了,没有一个动心的。我马上带你走,我的钱你一辈数不完,过好日子去吧。”

    钟爱芬经不起中年男子再三诱惑,动心了。在这穷山村,确实有几个俊媳妇跟山外有钱的男人跑了的,在城里过着不愁吃穿的好日子。她迅速取出包着红布的双扇青铜镜,打开院门,同中年男子一溜烟拐上小路私奔了。

    马永林中午回家吃饭,发现锅是冷的,女人不见了影踪。他的心猛地一沉,立刻去房间翻开柜底下的木板,伸手一掏,空的。他脑子里轰的一声,差点倒下。想起上回那个贩子同自己女人眉来眼去的,当时不在意,原以为是女人为了把生意做大而故作媚态,哪里知道她……他捏紧拳头,立刻追出去满村满山寻找,哪里还有贩子与自己女人的影子!他蹲在山路上捂住脸,泪水流了出来,后悔自己鬼迷心窍,没有听老村长的话把青铜镜交出去。如今是既丢宝贝又跑女人,这冤到哪里去喊啊!

    晚上,他躺在床上,一个人痛苦又寂寞。眼下,他什么也不要,只要女人回到他身边,可是,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翻来覆去一晚上没有合眼。第二天,他继续寻找,还是没有寻到女人。直到第三天,在他快寻疯了的时候,老村长赶来,对他说:“快,我们去县城,你媳妇同一个文物贩子被公安局抓了,你媳妇要坐牢了,唉,快去见一面吧!”

    马永林眼前一黑,心里喊:老天呀,都是我害的!

    他同老村长跑出山,坐上汽车,赶到县城公安局。在审讯室门口,他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坐在桌子后面,钟爱芬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低垂着脑袋……

    一个警察告诉她:“钟爱芬,根据专家鉴定,你男人私挖私藏的双扇青铜镜,属国家特级文物,在国内十分稀有,无法用价格衡量。因此,你私卖给文物贩子,可能会获刑。”

    钟爱芬慢慢抬起头,眼圈红红地说:“马永林,只怪你当初不听老村长的话,不听我劝阻,这个家都让你毁了,我恨你!”

    马永林大声喊:“警察同志,青铜镜是我挖的,也是我藏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放了她,让我替她坐牢吧!”

    警察严肃地对他说:“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文物贩子还是个杀人犯。据他交代,三天前他到你家接货,是准备把你杀掉夺宝。如果钟爱芬不胁从,他也会杀了她。以前,他用同样的手法,作了多起案件。再要告诉你的是,第一回他到你家收货,那十万是假币,第二回引诱你妻子的钻戒是不值钱的人造水晶石。”

    老村长也痛心地说:“永林,什么都晚了,接受这个教训吧。”

    马永林听了脊梁直冒冷汗,望着自己即将去坐牢的女人,后悔不已。

    可是,就在马永林极度悲伤的时候,推门跑进一个警官,手里拿着大信封,来到钟爱芬面前,激动地说:“钟爱芬同志,谢谢你机智勇敢地帮助我们保护了双扇青铜镜,又抓住了被通缉的疑犯陈大虎。这是你的奖金,五万元。”

    眼前瞬间发生的一切,让马永林不可思议。他一动不动看着自己女人笑眯眯收下五万奖金。他嘴里喃喃地问:“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村长告诉他,当马永林从山地刨到双扇青铜镜后,钟爱芬害怕他把青铜镜卖给文物贩子,如果这样,他会一发而不可收,最后像村里被抓走的男人一样。但是,她知道自己男人已经被青铜镜迷邪了心,怎么劝也不会听了,于是当文物贩子来收青铜镜的时候,她机智地把文物贩子打发开,然后在老村长的配合下报告公安局,把陈大虎抓获。公安局把双扇青铜镜送到博物馆,鉴定确认它为国家级文物后,钟爱芬在公安局的同意下,自导自演了教育自己男人的一场戏……

    当马永林同钟爱芬、老村长走出公安局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头上的天很蓝,身边的女人很可爱……

    成人小说就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baihuawen.cn/neirong/15_20736_0.html

    Tags: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