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比死更冷]爱比死更冷

  • 分享:陪你沦陷
  • 时间:2017-09-13
  • 情感日记

    闹书荒怎么办?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定期书单推送。

    作者:小小村落

    蓝色的湄公河,梦魇初始的地方。有一个白衣女子倚船期盼,所有故事情节的完美演出,出场和落幕全都归为平静,原来只是一场寂静与凋零的死亡,原来最终连感情都已变成了最不值得再提的痛楚。只能说所有美妙的期盼都不存在,只能说一切都只是一场看似美丽的梦魇,其实它只是一枚苦涩难咽的果子,只因为宿命如此,连爱情都只剩下认命而已。

    有人说东方人的爱情内敛而含蓄,西方人的爱情浪漫而炙热,其实一切都只是不能言说的浮华和疼痛。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不能再说的时候是痛苦的,哪怕几度撕心裂肺的哭喊其实也换不来一丝情爱怜悯,挂不满你空去的茧,只剩下作茧自缚的无奈。我亦明白,有些情爱其实只是一场过客美梦,有些情爱深得能划人刻骨,而有些情爱终究要遁入云水之中。心想,倘若能得一真爱又何必需要那么多无谓情爱的点缀和填补?其实一生爱一个人就好,能爱一个人就好,然而这也需要足够的福分。倘若不能爱了,其实一切已与爱情无关。爱情不是生活篇章的全部,缺憾也不会导致死亡,可是生命终究只有一遭,谁又能甘心不与爱人共赴?只是没有那人,只是无法共度。

    我们已过了爱的年纪却还在痴人说梦的言谈爱的刻骨,终究觉得它已太过遥远,远如遥远的湄公河,远如梅里雪山,远如你从未到达的天堂与地狱。

    已无法真心去爱,原来它在有生之年也是一种既定的能力,因某人而起因某人而终。

    杜拉斯,一个梦魇般的名字,即便她身边情人众多,可是唯独所缺只有一位,或许那已不只是一个人而已,也沉淀了太多她梦想的寄托,她以为那个人代表了生命美好的全部,却不知只是她一身颠簸宿命的开始。老情人多年之后打来的一通电话,那最后的一句我爱你,已足矣让她粉身碎骨,梦回湄公。

    她说他是她的情人,她叫他情人,因为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也包括她对爱情的所有憧憬和人生美梦的幻想。她流连人间温暖,却从未真正温暖过,她的内心极速苍老。她不是造物者不能改变什么,不能按照自己心愿的去与情人共度,不能过自己所憧憬的生活,或许转过身来说,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在她的脑海之中,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如此美妙的大同世界。一直到她的死去,终究证明了一切,也包括爱情和人生的哲理。

    我想终究没有什么是能够把握得住的吧,那般流年美错的爱梦,那炎热如荼的夏日,那散发着腥涩味道的绿色枝叶,空气中充满着少女芬芳的甘甜气味,他站在那儿,就那样瞧着她。一个少女,一个骄傲的贫民,一个还憧憬梦幻的孩子。他冲她微微一笑,她瞧见了阳光下优雅的男子,干净得和这个船舱不一样,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其实不能永远在一起,他要和另一个女子共度漫长而仅有一次的人生,而她终究穷尽一生都在祭奠着她遇见他的那段爱情。

    杜拉斯,其实是一个无情的女人,因为她早已没有了爱情,犹如她付出的贞洁,她的爱也随之付出,哪怕人间温情种种,这样刺痛的爱恨也只有一次,之后她已风轻云淡,笃定成熟,只不过依旧需要酒精和男女之情来填补空寂。

    她对他的回忆是沉闷的炎热夏日,大片大片梦境般的绿色,脏乱嘈杂的船舱,干净优雅的男子。对于一个懵懂爱情的少女来说一切都已足够,在她最相信梦想,期盼爱情的时候他恰好出现,他抽烟,冲她微笑。她知道从那刻开始她已经急速衰老,因为一切都将会离她远去,即便如此,她依旧甘愿飞蛾扑火。她似乎是知道故事结局的,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就知道。她如同一个编剧者,只不过她不能更改结局,只能在情节上平添色彩用力去爱,她过度的烂漫,燃烧着她最美的青春和最纯真的爱恋,把所有最真最好的留在了湄公河的那一季,以至于之后成为生命中最美妙的一段传奇。

    年轻男子,甜美少女,一切都刚刚好的发生,如同夏花般绽放,然后把尸骨跌落进冬雪的谷底。她离开的时候也是在船上,不过这一次的船只干净而庞大,似乎让周围的空气变得越发冰冷。她耳边混杂着空寂海风的呼啸,她看着远处的某个地方,她知道他在那儿送别,眼中没有泪,不哭才最让人心痛。她甚至能感觉得到此刻的情人如同一个懦弱无助的孩子躲在车窗内哭泣,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只是该告别了,年轻的湄公河,还有她年轻的情人。

    后来的杜拉斯老了,按照她说的她是个提早老去的女少,其实她的内心已然没有了爱情,只剩下冰冷的度日,所以她寄情烟酒,迷恋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怀抱,从一个情人身上流浪到另一个情人的身上,或许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其实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已不觉得重要,她把爱的贞洁玷污了,如同她身体的贞洁早已面目全非。这一辈子,她穷尽一生心力只为寻找一个答案,一生是需要爱上众多不同的情人?还是此生只为一人来?最后她似乎也明白了没有什么人是值得她去祭奠的,她是玛格丽特.杜拉斯,这一辈子都只为做一件事而活,那就是更像杜拉斯的活过。

    她明艳如花,她沧桑枯竭,青春是逝去不能追回的一盏灯火,她信奉着命理的哲学,她知道人间情爱美好却无法如心所愿的成全世人。她笑她哭,把爱情变得更美,把伤痛变得更痛,成为残酷人生的唯一慰藉。她最终只需要抽一根烟草就能把所有遗忘,只等他再为她说上一句爱语,然而她已经无所谓了,她都那么老了还能去做什么呢?一切都无法重来,包括时间和生命。青春,爱情,他?挂断了电话……她觉得故事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如同她这漫长的一生,似乎也只是从那一季的湄公河直线跳到了现在,过往景色已经溶化模糊,而许多人许多事她都不能一一想起。她对着镜子里的陌生老妇微微一笑,昏花的眼中有泪却不再痛楚。她的眼里只能看到一个人,那就是湄公河上那过度完美的自己,年少的女孩,发育不良过度瘦弱的身躯,穿着丝制的白裙子,风吹过她的面颊,她瞭望着远方,嘴角上扬,她的心里想着什么?

    有时候爱比死更冷,可是她也明白没有了爱她将无法生活,然而人间真爱已尽,唯有靠男女之情来慰藉生命。她怕生命孤冷,只是有时候爱比死更冷。

    让爱的更爱,让恨的更恨,可是更多时候它们并不存在,也包括那人那情。如同杜拉斯说的,我生活的故事是不存在的。它是不存在的。它没有中心,没有路,没有线。有大片地方,大家以为那里有个什么人,其实什么人也没有。

    成人小说就关注微信公众号:比比读小说网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http://www.baihuawen.cn/neirong/63_67865_0.html

    Tags:

    相关内容